登陆

草原额吉都贵玛白叟背面的故事,今日刘小锋讲给你听

admin 2019-11-08 17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国庆前夕,作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剧,《国家孩子》在央视电视剧频道黄金档与大家见面了。在这种举国欢庆的时刻,大家能够围坐在一起,听一听过去的故事,感受一下时代的变迁,父辈与子辈能够在同一部作品里找到共鸣,就显得特别有意义。

《国家孩子》由中央电视台、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捷成世纪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武汉传奇人影视艺术有限公司、海南昆鹏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出品,傅程鹏、杨舒、徐洪浩、王梓桐领衔主演,熊睿玲、卢勇、霍尔查、赵思源联合主演,以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孩子”真实故事为起点,展现了一副美丽的草原画卷。

在《国家孩子》里,国家一级演员刘小锋担任出品人、制片人,在被剧本打动之后,刘小锋决定把这个故事让更多人知道。

他不但请来了这些演技过硬的演员一起讲述《国家孩子》的故事,还请来了著名导演巴特尔担任总导演、集结了刚刚喜得“白玉兰”最受媒体关注奖的柳桦担任编剧、以及创作出《向天再借五百年》等多个经典作品的金牌作曲人张宏光和作词人樊孝斌等主创班底。金牌作曲人张宏光和作词人樊孝斌此次合作,创作的主题歌《永生不忘》由旦增尼玛草原额吉都贵玛白叟背面的故事,今日刘小锋讲给你听演唱,悠扬的旋律仿佛一瞬间把人带回草原。

同时,刘小锋作为联合主演之一,在剧中把徐世铎这个角色诠释的淋漓尽致。

在《国家孩子》播出不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授仪式于9月29日上午10时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在雄壮激昂的《向祖国致敬》乐曲中,习近平为四子王旗“草原母亲”都贵玛授予“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奖章,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个出现在镜头里的老奶奶,就是草原额吉都贵玛老人,她看起来慈眉善目,小小的身躯里蕴含着大大的力量。《国家孩子》中的乌兰其其格,就是以她为原型创作的。

原来,在60年前,20世纪60年代初,面对国家自然灾害,上海的保育院接收大量孤儿后不堪重负,于是这些孩子在国家领导的关心和爱护之下,在草原人民的爱心之中,三千多个孩子从江南来到了内蒙古。

当时,年仅19岁的都贵玛面临着照顾“国家孩子”的重任,经过培训之后,成了他们的保育员。每天为了照顾这些孩子,都贵玛只能睡3-4个小时。

这样一个故事,背后一定蕴含着无限的细节和点点滴滴的困难与磨练。《国家孩子》不但秉持了中国人民最朴实的感情和爱,也带有强烈的时代特点,在大时代的背景下,这些江南的孩子,在内蒙古的草原上成长,变成了扎根草原的真正的牧民,反哺草原。这样一个父辈的故事,用及其接地气的方式讲述出来,让很多观众看的揪心,掉了眼泪,也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所以,在看到编剧柳桦写的剧本之后,该片的出品人、制片人和联合主演之一刘小锋被深深打动,因此,他集结了自己身边的优秀演员——傅程鹏、徐洪浩是他的师哥和同学,杨舒和王梓桐、熊睿玲都是他合作过的演员,饰演满都拉老师的赵思源,其主演电影《野菊花》上周荣获荷兰新视野(NVIFF)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女演员、最佳亚洲导演提名、最佳亚洲故事片三项大奖,就连客串孤儿们养父的演员王宇,也曾获得亚洲短片奖的影帝。

这些演技过硬的演员和他一起,展现了草原上平凡人的故事,四个孤儿坐着火车来到草原,在草原上相依为命,互相引发了故事和改变了彼此的生活,朝鲁和通嘎拉嘎兄妹各自有不同的际遇,谢若水和阿腾花在不同的家庭背景下长大,他们一步步用自己的方式,改变着自己的命运,也改变着草原。他们是最平凡的普通人,讲述着最平凡的故事,这样的角度,让大家既领会了草原的风土人情,也对他们的生活有着最为感同身受的理解和共鸣。

同时,对于刘小锋来说,没有导演巴特尔、编剧柳桦,以及作曲人张宏光和作词人樊孝斌等各位主创的帮助,就无法将这一动人的题材拍摄完成,让其面世。对于这些“幕后英雄”,刘小锋在很多采访、录制的时候,尽可能的让他们走到了台前,他希望大家能够通过主创的讲述,了解这些背后不为人知的辛劳。

草原上的孩子,是国家的孩子,也是父母的孩子。

9月26日,电视剧《国家孩子》在央视电视剧频道一亮相,就成了当天收视率的第一名,而且一直居高不下,更达到了收视率破2的佳绩。

不光是大家觉得父辈才会看这样的题材,尤其是这四个孩子的童年故事,让很多年轻观众也被前十集小演员的表演打动了,很多网友都说自己流下了眼泪。打动人的不但是接地气的剧情、演员细节上的表现,更多的是真情实感。这四个角色,和他们的养父母,都是最朴实最平凡的草原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有不同的价值观,甚至他们有些时候有着很真实的瑕疵。阿腾花看上去很自私自利,但却是对自己的保护;乌兰其其格为了孩子牺牲了爱情,但是她也很向往爱和理解;朝鲁看似鲁莽,但是却很真性情;徐世铎就算是流浪要饭,但也会为了自己的尊严先洗干净脸再吃饭……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把观众带入到他们的世界里,和他们一起在草原上长大成人,一起经历他们的人生。

在上世纪60年代的草原上,到时间线来到现在,无论是社会还是环境,都风起云涌,改革开放、承包私有,这些进步让他们的生活也变得飞快,从靠天吃饭到抓住一切机会奋斗,也许有人会走上弯路,有人会选择错误,但这些草原的孩子们,最终还是依赖草原,回归草原,带着一份特有的淳朴和善良,走上了自己的人生路。

可以说,《国家孩子》用真情实感打动了观众,每一个人物都变得非常真实和生活化,他们的生活没有太多大风大浪,他们的出身已经足够传奇,但他们和普通人一样,面对着生活的烦恼和压力,面对着感情的分岔路,和每一个观众一样,每天烦恼着相同草原额吉都贵玛白叟背面的故事,今日刘小锋讲给你听的烦恼,幸福着相同的幸福。

北京向西一步,

大美乌兰察布

在剧中,还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记忆点,就是 “北京向西一步,最美乌兰察布”这句话名副其实。虽然不能每个人都去到草原亲身体验,但在《国家孩子》里这些无限的风光也让人大饱眼福。

为了还原草原的美景,刘小锋特地在草原上搭建了很多真实的场景,在拍摄之后,很多场景也留在当地的风景区,成了旅游景点之一。只有还原草原美丽的风光,大家才能身临其境的去理解那个环境下发展过程中的父辈与子辈的选择和生活,最终能够感同身受的理解他们对草原的感情。对于他们的故事,似乎只有可能发生在草原,最终形成了独一无二的结合。人的感情和生活环境是相辅相成的,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美丽的风光,总是容易把人打动。

《国家孩子》是一个发生在草原的故事,是一个草原平凡人在时代变迁下努力奋斗的故事,是一个情感与草原难分难舍的故事。

在这样美景下,刘小锋更加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这片草原。在草原上,剧组明确规定不能乱扔烟头,在拍摄后不能留下一丁点垃圾。

在草原拍戏,刘小锋有个朴素的愿望:希望剧组不管什么职位的工作人员都能有地方坐着吃饭,不用再蹲在路边。这个愿望看似很简单,但是在大规模的剧组其实很难实现,大家也都能理解。尤其是在草原这样荒无人烟,幅员辽阔的地方,正常拍戏都会有困难,更何况还要让体验升级。

即使会增加很多成本,刘小锋依然坚持准备了帐篷、桌椅板凳,以及随之增加的场工开支。为了照顾剧组的女演员和女性工作人员,刘小锋还特地准备了几辆房车,供他们上厕所和换衣服。

这是刘小锋作为出品人、制片人,作为大家的“家长“,认为自己理应让大家舒舒舒服的开工,顺顺利利的收工。

“我是最懂制片人的演员“

刘小锋演过这么多影视作品,对剧组非常熟悉。当了出品人、制片人之后,他更觉得自己大概是“最懂制片人的演员“了。他拍摄《国家孩子》,也有自己的一点点想法,演了这么多年戏,观众这么支持他,他也想为观众做点什么。

作为一个在央视播出的电视剧频频拿下当年收视率第一、有“央视收视率吉祥物”之称的多部经典影视作品的男主角,刘小锋作为演员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而此次刘小锋身兼数职,推出这样一部作品,也引发了大家的讨论。

很多制片人和导演,比如陈红、姜文、张艺谋、陈思诚等等都是演员出高泰宇和黄靖翔闹掰了身,他们对于剧的理解和把控也有着得天独厚的经验。但也有很多观众对此产生了疑问,作为演员到底是应该专注自己的身份为观众多演好戏,还是应该担任多个角色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

刘小锋认为:“演员是最懂戏的,很多演员担任导演的作品也都备受大家认可和关注,因为他们投射了很多细腻的情感。作为一个演员,我能够做一部好戏回报观众是我一直的夙愿,也正是因为我拍了很多戏,我深刻知道演员的感受、剧组方方面面的感受,这次我也更加懂得了做戏的心情和难度,感谢各位给我帮助和支持的朋友们和观众们,没有他们就没有《国家孩子》。”

草原额吉都贵玛白叟背面的故事,今日刘小锋讲给你听

《国家孩子》用平凡人的故事,讲述了3000多名孩子从江南迁徙到草原的故事,通过点点滴滴的缩影,讲述了这些年的变化。时间跨度从四个孩子的儿时,到他们中年,也概括了这年年岁岁中中国变化的画卷和缩影,讲述了百姓生活的变迁。

无论你来自草原,来自江南,其实我们都是国家的孩子。我们在时代中成长,与国家共同呼吸,共同进步。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